哪一個男友適合和我結婚

規避裝修損耗閱讀提示

一個是有房有車有家底,一個是無房無車有真心,又要對自己好,還要經得住父母的挑剔,這兩個人到底如何選,真叫她犯了難!

萍兒(化名)一身白裙,讓人想起金庸小說裡的小龍女,清麗脫俗。

父母希望我快結婚

這兩年,我父母給我的壓力特別大,他們希望我能快點找到一個如意郎君。不過他們開出的條件也很高,對方要有房有車,家底也不能太差。因為我們家是做生意的,環境不錯,所以媽媽說:你要結婚,總得門當戶對,“不能近視眼生個盲人——一代不如一代。”

父母先後給我介紹了兩個男朋友,一個是做生意的,一個是大學老師,可能因為不是我自己的選擇,所以我和他們見面後一直找不到談戀愛的感覺,最後不得不分手了之。

爸爸媽媽很不高興,認為我不知道抓住機會,有一次爸爸說:“你不要這個也看不上,那個也看不上,小心瓜田裡擇瓜,越擇越差。”從小到大,爸爸第一次如此嚴厲地對我提出批評。

有一天,朋友邀請我參加她朋友洛式(化名)的生日聚會,其實聚會只是由頭,想給我牽線搭橋是真。

我自然去了貨幣政策將再次放松,在家裡的壓力下,只要有機會我都會去一下的。

本來,我是抱著應付的心態去的,沒想到見到洛式的時候,我真的被打動了。洛式雖然已經30歲,卻有著一張陽光大男孩般的面容。他在一家公司當副總,有房有車,條件不錯。既符合我心目中的標准,也能夠讓我父母滿意。

那次見面,算是認識了,留了電話,但也沒有說太多話,他像一潭很深的水,我這個小石頭子投進去,泛起的漣漪很快便消失不見。

又過了幾天,我正在上班,突然接到洛式打來的電話,約我出去走走。我告訴同事,她一聽就笑了:“洛式是個很挑的人,他主動約你,有戲。”

我們約在漢口的江灘散步,聊天,洛式說他平時沒事就到這裡來玩。

我很婉轉地問他:“你覺得我這個人怎麼樣啊?”

他回答:“你和我認識的女孩子不一樣,特別是不像武漢的女孩子。”

我又問他:“那我像什麼?”

他笑起來,臉上真的像鍍了一層陽光房屋防水重在細節:“我覺得你啊,像是個從天上掉下來的天使。”

我聽了,心裡軟軟的,我知道這次我是真的戀愛了。

在這之前,我並沒有和誰真正談過戀愛,怎麼去愛,如何算愛,我其實一無所知。但我用自己的方式去愛著洛式。

有段時間,我被公司派去出差,時間還比較長。我擔心出差時間一久,會對我們剛剛建立的感情有影響,所以一連熬了幾天幾夜,做了一個抱枕送給洛式,好讓他在我離開武漢的日子裡,睹物思人。

過去,我逛街都是買自己的衣服,現在只要去商場,就直奔男裝櫃台。

我是用了全部的熱情去對待洛式,可是結果似乎並不是我想得那樣。

我只要一次肯定就夠了

雖然我覺得我是在和洛式談戀愛,但是又感覺不太像談戀愛。比如我們在東湖玩,周圍那麼多戀人都是緊緊挨在一起,而我們總是隔著半米的距離。我們第一次牽手都還是我主動去牽的。

但是預訂特價機票,說不是戀愛吧,洛式又帶我去見了他的家人。那天,他打電話要我過去,說他們家有個重要的家庭聚會,所有的親戚都到齊了。我一邊接電話,一邊想,我等會去他家該怎麼喊人呢。他好像知道我在想什麼似的,對我說:等會來了,我喊什麼你就喊什麼。

等我上門回來,爸爸媽媽問我,洛式的父母給見面禮了嗎?我說沒有,爸爸媽媽就很不高興。我們家不在乎這點錢,但也覺得這是個禮儀,我也問自己,這次去洛式家,到底算不算上門呢?

我和洛式的交往就這樣不冷不熱地進行著,他一周給我打一次電話,我想別的戀人應該不會這樣吧。爸爸媽媽每天都問我有沒有和他聯系,我也不知道怎麼回答他們,只是覺得壓力很大。

我是那樣盼望著洛式會和我聯系,經常下班後回家收拾打扮一番,然後打車去漢口江灘。我獨自在那裡走來走去,因為洛式說他喜歡去那裡,可是我一次也沒有遇到過他,更別說接到他的電話了,但我依然堅持有時間就過去。

後來,洛式離開了公司,暫時待業在家,我很為他擔心。可是有天,我意外從洛式一個朋友那裡知道,洛式自己在外面和人開了一間很大的餐館,每年就是不工作,也有幾十萬的收入,這些洛式從來沒有對我說過。

我算洛式的什麼?這個問題困擾著我。我也和洛式談過,他說的道理我完全沒有辦法反駁。洛式說我才20多歲,他已經30歲了。“如果我要拖著你,你覺得誰比較虧一點。”我想也是,如果我談不成,還可以去再找,他30歲了,的確是沒有必要這樣耗下去。

有天晚上,我給洛式發短信:你覺得我是你女朋友嗎?他沒有回。

到第三天,我拗不過自己,給他打了電話。我還沒開口,洛式主動對我說:“我不知道該怎麼回你的短信,我覺得這種短信很幼稚……”

我真的幼稚嗎?其實我只想要一個答案,我也不是那種每天要問“你愛不愛我”的女孩子,我只需要一次回答就夠了金價屢創新高

因為我,他被公司開除

當我為洛式苦惱的時候,僑梁(化名)出現在我的生活中。

僑梁是我的同事,比我大一點,是個很有熱情的人,每個月的業績在公司都名列前茅。我知道他很喜歡我,但我假裝不明白,因為我心裡有洛式。

中午休息時間,公司的女同事會一起到會議室午睡。有幾次,僑梁躡手躡腳地走進來,幫我把滑落的毯子重新蓋好,又悄悄出去。他以為我不知道,其實我早就醒了,但我閉著眼睛,我喜歡這種被照顧的感覺。

有一天午休,我的電話響了,我怕影響同事們休息,一個人跑到儲藏室接,誰想陰差陽錯地,儲藏室的門被反鎖了,我大聲呼救。同事們都被驚動了,有人去找鎖匠,僑梁靠著門問我的情況,然後找了張信用卡開始劃門。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房間裡漆黑一片,我也累了,靠著牆休息。聽不到我的聲音,僑梁使勁拍門,喊著我的名字。

不知道又過去了多久,一連搞壞了3張卡,門終於被僑梁劃開了。我走出門,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他手上一道一道的血口子。我們沒有說話,但我發現我對他的感覺變得微妙起來。

我陷入了一種好像人格分裂的狀態香港房地產法簡介,一邊,我白天快樂地和僑梁相處,享受被人照顧的感覺,另一邊我下班回家就開始郁悶地和洛式打電話,追逐一段我渴望得到結果的感情。那段時間,我自己都有點討厭自己了。

上個月,一個周日的晚上,我打扮一新,又為了能遇到洛式而去江灘閒逛。沒遇到洛式,卻接到僑梁的電話。我聽得出他的聲音裡有很多感觸,他說他很想見我,就是現在。

我答應了,那一晚,我也突然很想見他,這是從來沒有過的。

我們一起吃燒烤聊天,和僑梁在一起,我像變了一個人,開心活潑,而想到洛式,我就立刻變得多愁善感起來。

見到我的僑梁繼續說著一些奇奇怪怪的話,比如要我學著照顧自己……

到送我回家的時候,他在車站突然抱住了我,我本能地想要推開他。那一刻,我想起在工作中他給我的那些發自內心的照顧,我沒有再掙脫他的懷抱。

那天回到家,想了很多,發現自己很渴望重新開始一段感情。

然而,僑梁是外地來武漢的,條件一般,等他有經濟實力買房子不知道等到什麼時候。雖然對我很好,可爸爸媽媽這關他就過不了,一想到現實的問題,我又害怕退縮了。

周一上班,同事告訴我僑梁已經被公司辭退了,因為公司不允許員工談戀愛——我心裡一緊,這個時候,才意識到僑梁對我有多重要。

每天我都在想我該選擇誰?洛式還是僑梁。放棄洛式,我覺得還不如丟棄我自己;放棄僑梁,我覺得心裡很內疚,而且我也很捨不得他對我的照顧。

我的好朋友打了個比方,我覺得很有道理。她說我就是塊蛋糕,擺在洛式的眼前他都不張嘴,而僑梁跋山涉水費盡力氣卻又吃不到。

“我每天都在逼迫自己一定要做一個決定,可就是做不了。”萍兒攤開手,一臉的無奈。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sidetitle搜索栏sidetitle
sidetitleRSS链接sidetitle
sidetitle链接sidetitle
sidetitle加为好友sidetitle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