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清瘦了背影

時光清瘦了背影,我徒勞的尋找著什麼,這世界很大也很無奈。不是為了有勇氣忘記曾經,而是為了告訴我們失去比付出更讓我們無奈。

——【蒼煙暮雨】

已不知道是哪一年的事了,只依稀記得那一年三月我在海邊漫步,看見一個女人站在海岸上面對著大海,我走過去問她:“你也喜歡看大海呀。”她慢慢的轉過身像是回答我又像是自言自語的說:“我想最後再看一眼大海”。我微微一怔,因為我看到她的眼裡含著淚,我竟一時不知該對她說些什麼,連忙說: “對不起,我不該打擾你。”說著歉意的對她點了點頭,她說:“沒什麼,你在這海裡看到了什麼?聽到了什麼?”我說:“我看到了潮起潮落,聽到了海的呼喚。”她說:“是啊,我聽到了海的哭泣。”

她給我講了她的故事:“她叫英子,就在這海邊認識了她的男友華子,華子是一個孤兒,後來他倆在她租住的小屋裡一起生活著,她每天給他做好多好吃的,他也總是將第一口菜用筷子夾著喂給她吃,她看著他吃著她做的飯菜那麼香甜就很開心,每天黃昏他和她牽著手一起散步,一起說笑著,睡前他總是打來一盆溫熱的水,給她輕輕的、慢慢的洗著腳。英子每當這時看到他那洗腳認真的樣子,就忍不住愛撫著他的臉,一遍一遍的,心裡很幸福,也很愛這個很愛她的男人。華子這時也總是調皮的說,‘享受的滋味不錯吧’。她們的小日子就這樣充滿了甜蜜的過著。有一天,華子吃完飯,突然感到上腹疼痛,他用手使勁的頂著疼痛的部位,額頭上冒著汗滴。她們很快來到醫院,經過一系列化驗和檢查,護士把她請到了醫生辦公室,醫生嚴肅的告訴她,肝癌,肝癌晚期!讓住院並不要告訴患者,要她配合醫生治療。經過半年的化療,華子的病情時好時壞,第八個月的時候,華子出現了幾次昏迷,在華子病危彌留之際,英子不想讓華子帶著遺憾走,她買來了一對戒指,她給華子戴上戒指,可是華子再也沒有醒來給她戴上那枚戒指,她一遍一遍吻著那漸漸冰涼的嘴唇,他走了,永遠的走了……幾個月後,她把他的骨灰撒進了她們相識的這片大海裡。”

我聽完她的故事,又不知該對她說些什麼,輕輕地說了聲:“珍重!”然後,後退兩步想要走開,就在我轉身離去的瞬間,不知怎地陡然從心底冒出了一個念頭,我略一想便掏出香煙和打火機,我點燃了一支香煙向前走了兩步對她說:“我們來這裡的心情是不一樣的,但我們有一個共同點就是看海,這樣說來我們也算是大海的朋友,我們雖不相識,卻希望你能收下我送你的這個打火機”。說著我將打火機遞給她,她有些猶豫的接了過去問:“為什麼你要送我打火機?”,我說:“當你感到寒冷和失望時,點燃打火機看著那火光會給你帶來些什麼吧!”說完我轉過身漸漸走去,我的身後傳來她的聲音:“請問你叫什麼名字?”我頭也沒回的說:“這不重要,重要的是看著那火光會給你帶來什麼吧!”因為我知道她一定在注視著我遠去的背影,因為我也知道明天早晨我將乘坐輪船離開這裡,也許今生再也不會來這裡了.......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sidetitle搜索栏sidetitle
sidetitleRSS链接sidetitle
sidetitle链接sidetitle
sidetitle加为好友sidetitle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