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談愛情!只是活著!

在又一個懶散的午後,重讀池莉的《不談愛情》,沈醉于她80年代就透露出來的透徹,用一種追尋答案的功利之心,再一次看完他。

在很多年以前,裘海正的一首“愛我的人與我愛的人”就曾讓輕狂少年引為經典,而隨著歲月的痕迹在蒼白的上刻上層層滄桑的隱疾,引用經典的心態由自豪的滿足滑向無奈的失落,再由對失落的無奈轉為對自我為何失落的心態的唾棄。在付出了愛的代價後,掩埋了童年的夢想,磨滅了少年的輕狂,我們還有青年的希望。可是,少年卻沒有長大。也曾不止一次地試圖剝開愛情的皮,也曾不止一次地自以為剝開了愛情的皮,可在太多的輪回之後,仍然在用“永不知疲倦”的身心,在一個又一個自我幻想的引誘下,義無返顧地踏上注定獲得失望的剝開之路。

人是複雜的“雜種”。在我們迷戀于愛情的種種浪漫的同時,我們在現實中太多碰壁使得我們又不得不去鄙夷那真心付出的愛情;我們在接受現實中建立物質基礎上的愛情的同時,我們卻仍然放不下對純精神愛情的夢想;我們在追求愛情時小心翼翼地把保護的嚴嚴實實,卻讓心中的愛情幻想汪洋恣肆!我們常讓愛我的人哭泣地走開,我們也常常在無奈的我愛的人之後,用一手制造的工具將傷的遍體鱗傷。我們常在對過去的事實人為地加上種種可能,我們常將未來的不確定主觀地按上美夢會成功的承諾,于是我們忽視現在的擁有,甚至是唾棄現在的所得!也正是今天的忽視與唾棄給了我們明天設想另外一種可能的可能!

愛情是什麽?問這樣的問題在我認為,應該向那些純情的少男少女,他們會給你樂觀的答案,而對于擁有太多曆史的人來說,愛情什麽也不是。對于他們,有一樣東西比弄清楚愛情的定義更:怎樣不提供任何人以傷害的機會,包括傷害的機會!

如果,在少男少女與成人之間做一個比較性的分析,不難發現:少男少女關注愛情的付出,他們大多相信付出總有回報,成人關注基礎,相信有實力自然有魅力。在年歲的不斷增加中,我們在對過程的細膩感悟的患得患失中發現,我們已經掩埋了童年的夢想,磨滅了少年的輕狂。

所以,不談愛情!只是活著!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sidetitle搜索栏sidetitle
sidetitleRSS链接sidetitle
sidetitle链接sidetitle
sidetitle加为好友sidetitle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