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談愛情!只是活著!

在又一個懶散的午後,重讀池莉的《不談愛情》,沈醉于她80年代就透露出來的透徹,用一種追尋答案的功利之心,再一次看完他。

在很多年以前,裘海正的一首“愛我的人與我愛的人”就曾讓輕狂少年引為經典,而隨著歲月的痕迹在蒼白的上刻上層層滄桑的隱疾,引用經典的心態由自豪的滿足滑向無奈的失落,再由對失落的無奈轉為對自我為何失落的心態的唾棄。在付出了愛的代價後,掩埋了童年的夢想,磨滅了少年的輕狂,我們還有青年的希望。可是,少年卻沒有長大。也曾不止一次地試圖剝開愛情的皮,也曾不止一次地自以為剝開了愛情的皮,可在太多的輪回之後,仍然在用“永不知疲倦”的身心,在一個又一個自我幻想的引誘下,義無返顧地踏上注定獲得失望的剝開之路。

人是複雜的“雜種”。在我們迷戀于愛情的種種浪漫的同時,我們在現實中太多碰壁使得我們又不得不去鄙夷那真心付出的愛情;我們在接受現實中建立物質基礎上的愛情的同時,我們卻仍然放不下對純精神愛情的夢想;我們在追求愛情時小心翼翼地把保護的嚴嚴實實,卻讓心中的愛情幻想汪洋恣肆!我們常讓愛我的人哭泣地走開,我們也常常在無奈的我愛的人之後,用一手制造的工具將傷的遍體鱗傷。我們常在對過去的事實人為地加上種種可能,我們常將未來的不確定主觀地按上美夢會成功的承諾,于是我們忽視現在的擁有,甚至是唾棄現在的所得!也正是今天的忽視與唾棄給了我們明天設想另外一種可能的可能!

愛情是什麽?問這樣的問題在我認為,應該向那些純情的少男少女,他們會給你樂觀的答案,而對于擁有太多曆史的人來說,愛情什麽也不是。對于他們,有一樣東西比弄清楚愛情的定義更:怎樣不提供任何人以傷害的機會,包括傷害的機會!

如果,在少男少女與成人之間做一個比較性的分析,不難發現:少男少女關注愛情的付出,他們大多相信付出總有回報,成人關注基礎,相信有實力自然有魅力。在年歲的不斷增加中,我們在對過程的細膩感悟的患得患失中發現,我們已經掩埋了童年的夢想,磨滅了少年的輕狂。

所以,不談愛情!只是活著!

愛情是一種微笑的荒涼

突然有感而發,說:

“愛情是很荒涼的。”

他和以前的女友幾乎每隔幾年便會相逢,最近,他又碰到她了。這幾年,他改變了許多,她看上去卻依然那麽年輕。曾經深深相愛的兩個人,見面的時候已無話可說,大家都不想再提起的。然而,雖然不說話,彼此之間卻還是有一種時間洗不掉的恨。

曾幾何時,愛得死去活來的兩個人,現在每次相逢卻都在對峙。他們總是無法共同,他們會變得討厭彼此。他會去找別的,當她走了,他反而對別的沒有興趣。

一生的至愛,在相見的時候,竟是如此的貧瘠。愛情真有我們所歌頌的那麽美好嗎?

在愛裏,我們寬容,也嫉妒;原諒,也報複;記仇,又脆弱,愛與其作為對立端的恨走在一起。

我們不會忘記曾經相愛和為什麽,只是不再提起。誰在相逢的時候提起以前的種種,誰就是比較在乎的那個。我為什麽要讓你知道我在乎?

不是已經有一位哲人說過嗎?“愛是無聊沙漠中的危險綠洲”。

有些愛情在結束之後無愛也無恨,那不過是個過程,是翻過去的一頁。

有些愛情因為未能茁壯成長,反而增長了向往之情。

無論你付出多少,難免有一天落在荒野裏,踽踽獨行。但我們不會忘記愛與被愛的每一個時刻,這些逝去日子也曾照亮我們的生命。愛情是一種微笑的荒涼。

守著這個你愛的人

為什麽會成為剩女?因為有所要求,在條件無法達到理想的時候,堅持著她的原則,于是,不知不覺中成為了剩女……

易得無價寶,難得有情郎。剩女可以很容易得到她喜歡的物品,或者可以很容易找一個男人,但是,要找一個對她死心踏地,對她癡情癡心的全心全意的男人就很難。以前有一句古語叫:“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意思也就是說,人生這樣的機會不多,也許只有一次,錯過了,或錯了也就影響一生,也許不會再有這樣的機會。

如果有一份真愛擺在你的面前,你不懂得去珍惜,錯過後,也許你會再想,如果能夠再有一次這樣的機會,你一定會好好把握,並希望可以天長地久。人都是這樣的心態,總要在失去以後,才會覺得原來那才是你想要的真愛,要在失去後才會覺得痛心,才會覺得想珍惜,如果,再有一次機會,他還是原來的他,你會要?或者再有一次機會的時候,你會把握?

愛一個人不是在嘴上說說,也不是在形式上的誇張行為,也許只需要一個眼神,就可以讓你讀懂愛,讓你感覺到愛的存在,是無時無刻,是布滿整個空間。也許只是很隨意地說一些閑話,也會是一種幸福的陶醉的感覺,未必句句是甜蜜語言。

剩女欣賞男人,是欣賞他的實在,而不是表面的浮誇。愛,有時只是一種感覺,一種讓你陶醉的感覺,或者是一種讓你時時在牽挂著的感覺,如果對方說你不懂他或者你覺得他不懂你的時候,你會難過,因為你明白互相的不協調會讓愛走向另一軌道,如果,你知道對方懂你,但是,又不能愛你,你同樣會難過,因為,你的愛會一直在心裏生根,越是不能得到的東西人就會覺得這東西是最珍貴的,不管是對什麽而言,對愛也是一樣。

當你愛上一個人而你又不能時時見面的時候,你也會在受著折磨,一種比愛著相擁著的時候更深的一種情感,只是,那種情感是在升華的,這種情感是在失落的。有人說,愛一個人不一定要擁有他,這種說法是自欺欺人的,當你愛一個人而你又不能擁有他的時候,你是傷心蝕骨的。那種痛那種折磨是不亞于你失去這個人也就等同于你不能擁有他,最終說得偉大一點就是去祝福他。其實,當你真愛一個人而能擁抱著他的時候,你會覺得真想二者相融,真想這種擁抱就是永遠的,真想二個人永遠也不要再分離,這樣的感覺才是愛,剩女會懂得什麽是愛。

當你離開愛的時候,你會覺得自己沒了心沒了神也沒了魂魄,不知道自己做著什麽,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麽,但是你會知道還有很多事還沒有做,但又不知道怎麽去做,反證就是有一堆事在等著你,而你卻無從入手去做,一天就在無所事事之中過去,然後帶著無所事事而留下的傷感,再想想其實你是想要做什麽而最終卻又什麽也沒做,在一種沈沈的郁悶之中籠罩著,讓你煩躁讓你心亂讓你失神讓你壓抑。如果你最終控制住了這個心魔的時候,你會去用一種發泄的方式做著不知所謂的事,宣泄一通之後才歸于平靜,又或者,你想逃,逃離現實用另一種方式去折磨你自己,只有這樣,你才不會在痛苦的麻木之中,才會有知覺,那怕是痛的知覺。當痛的傷口痊愈以後,愛的感覺也會痊愈,到了那時,你會是無愛無恨無愛無痛的一種平靜。當一切歸于平靜的時候,你又將會是以另一種面目另一種心態去面對人生,面對世事,面對世人。這也許就是人生,這也許就是人人都會有可能經曆過的愛的一種心路曆程。愛得太真,也會陷得太深,收獲愛固然是收獲幸福,但是收獲不到愛的時候你看見的就是傷痕,只有那些對愛無所謂的人,在尋歡找樂之中找愛的人也許才不會痛才不會傷,因為那種狀態下的人心是不會動的。

愛是一種承諾,說了一起面對,說了艱苦與共,但當你離開了的時候,你可能已經忘記了你當初的承諾,如果沒忘記你是不會離開,你會一直守著這份愛,守著這個你愛的人,剩女會一直傻傻地守著,等著,就因為懂得什麽是愛,所以,她就成了剩女,就算做了剩女她還是會一直死守著她認為是真愛的感覺。

女人要清楚地認識自己

有些不是誤會但卻讓人看作是誤會的話的確讓人很無奈,而我沒有從你說的話中去誤會或曲解,而是從你的話中,去更深刻地認識到自己,明白和清楚自己的處境而讓自己更好地思索著人生的一些事情,也許你認為我在無所謂地活著,你看到了的也許是我窮風流餓快活的生活態度,有時候我知道窮則思變,人若成其事,要有好的機會,若是沒有好的機會,掙紮也只是徒然。

沈默了一天,是知道自己站在什麽樣的一個人生位置中,知道自己能走到哪裏,我認為,和你是可以無話不談的,你可以對我說任何話,我不會介意的,我只是從你的話中去反思自己,這沒什麽不好,人就應該明白自己的人生是處于什麽樣的狀態中,若想改變,要用什麽方式,要想前進,要走哪條路。

“我就不相信一個人連基本的生活都不能解決還有心情去滿足精神上的”,這就是一個人的生活態度,物質基礎是決定著人的生存條件,人活著離不開物質基礎,但是人若活著只是為了物質基礎,那麽,也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

閑來弄墨或彈琴,可謂附風雅,但若然閑來把弄墨或彈琴當作是一種是掙錢的方法的時候,其意義與性質又會發生了變化,這個時候,不是風雅,也不是潇灑,而是落魄。前者成為興趣與愛好,後者成了賣藝。

看著時間慢慢地轉向夜深的時針,對于那些還因工作未歸家的人來說,這人生,誰容易呢?我知道前段時間是一種逃避生活的態度,有些糊塗有些寡斷,還在為一些無謂的事情煩惱,沒有那種果斷的處事態度。

最近總是在回想著你的話:“不想牽手的人,就放手。”人也許未必能把握自己的人生之路,但是,對于自己的選擇都能不把握的話,是一種悲哀。

不知道說什麽,也不想說什麽,也許已經不懂得用語言來表達一些什麽。本想解釋一件事情或者極力說明這個事情的本意的時候,卻被理解成了別的意思的時候,只有一種感覺,就是無奈。

我不會介意你對我說的任何話,也不會誤解你說的話,而我因你的話在反思,這種反思不是說介意你說了什麽,而是,我要思索人生的一些什麽。端正心態,回複果斷的態度,不對事情拖泥帶水。

“當今的社會不是誰腦袋東西多,誰就能發家致富。而一定是誰會做人做事,才能活出天地。不會做人做事的人,即使滿腹經綸,最終也無果而終。”很真實的世情。這又讓我想到,人,要明白自己站在什麽位置,和什麽樣的人在說話,說著一些什麽話……
sidetitle搜索栏sidetitle
sidetitleRSS链接sidetitle
sidetitle链接sidetitle
sidetitle加为好友sidetitle

和此人成为好友